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闻欣博客;欢迎东西南北中的朋友光临

关注民生,探讨三农、正直善良、平易近人、坦荡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是主业,文学是副业。业余喜爱散文,摄影,尤其善于编辑报告文学及人物通讯。关心民生,热爱三农。格言正直,善良,平易近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一段尘封的往事,始终记忆尤新(原)   

2017-06-16 10:19:37|  分类: 浪漫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翻看以往日记,自己曾经有过一段很不协调的恋爱插曲,多年后还记忆犹新。

当时我家是下放户,而后平反回城的。但是还很清晰记得78年间,年轻的我曾经有一段恋爱纠结。男主人是云朋(化名),他是我高中时同学,他家住在镶黄头屯,我家住在镶黄五屯,两地仅隔5里路。当时我是班级学习委员兼语文课代表,而云朋则是班级的混混,上学是三天一打鱼两天一晒网。要说人并不坏,就是学习太散漫,科科考试不及格。一次学校要举行批判会,我们班主任杨老师私下跟班级干部说,在会上要点名批判云朋。听了这消息,觉得从私里讲,他是我七大娘的侄子,也算跟我沾边亲戚。于是趁放学时,背着同学们眼睛,偷偷塞给他事先我写好的纸条,把消息传递给他,也算当回“叛徒”。云朋得到消息后,果然批判那天他没有来上学。批判会时,校党支部果然点了我们七班云朋的名字,也因为他不在,也就算了!过后班主任老师没有追究,这样云朋躲过在众学生面前的尴尬,留下了一点面子。

过两天,他又来上学了!我没有搭理他,但是偶尔发现上课时他偷偷窥视我,有时还露出腼腆的微笑。他那眯缝的一双小眼睛,竟然使我感到一丝友善,虽然他没有说一句感谢我的话,可是我的直觉敏感到,在他心里一定是感谢我的帮忙。

岁月总是如梭般快,几年一晃过去了。我在农村参加劳动二年时,偶尔一次去七大娘家串门,恰好云朋也在姑姑家。由于我们是同学,见面时,喜欢谈起高中期间的一些糗事。他也提起那次我在学校帮助他的事情,说一直都没有忘记,始终铭刻在心里。我们友好的谈了半天,我便告别离开,而他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外,在门口还聊了几句。他还告诉我,他在村子里处个对象,由于性格不合,分手了!我因大他一岁,便友好的劝几句。这时他睁大眼睛,多情的望着我。当时我很单纯,也没有品尝过搞对象是啥滋味。所以心里有些忐忑,不知为什么?可是因为我必将是见世面的人,没有一点失态的表情。各自也不再说什么了,互相摆手道别。可我走出好远,再回头时,看见他还站在原地未动。我感觉有那么一点受宠若惊,不由加快了脚步……

大约过了几个月,七大娘的儿媳,也就是我的表嫂温华找到我,告诉云朋来了,让我去她家见面。我没有思考啥,就跟着嫂子到了她家,那是两间土平房。表嫂领我进屋后,就说你们唠吧,我有事出去一趟,就走了。其实我理解表嫂的做法,就是让我们俩私下聊天。表嫂走后,云朋很有礼貌的说话,但是有些不自然。我想这也许就是恋爱吧!也是我的第一次交友。也许这个家伙由于家庭好,善于搞对象,可算是恋爱老手了。我们谈了好长时间,大约两个小时,才互相离去,从此双方留下了悬念。之后,他又来几次,都是在在我表嫂下会面。偶尔一次我领他上我家,主要是让父母看下,是否合适,当时家里准备了饭菜,云朋在我家吃了第一顿饭。他大方不受拘束,很随意的和父母说话,而父亲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应酬的话。饭后,他稍微坐一会,就告辞走了。我一直送到村子外的小毛道上,也就是通往他家的小路上,互相唠几句,就分手了!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想着,心里有点矛盾,但是又不晓得矛盾在哪?反正觉得不托底,什么东西在悬着。我目送他的走路背影,走的也很慢。我在小毛道上恰好碰见正在一队铲地的艳秋同学。她是我小学同学,也是学习很优秀的。她很直率的说;“真的没有想到,你们两个能处对象?”我笑着回答:“是呀,在学校时,他是劣等生,我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是两条不可交并的线。可是为何能交叉在一起?我真很难说清楚……”而艳秋则一针见血的说,你们在一起不合适的!过后也确实应验了她的话,真的不合适。

在生产队劳动时,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上边来蹲点的杨福岗。他是工作队长,也是水稻专家,一个非常善良的河北人,他很支持我的工作,有时我也愿意把心里话告诉他,有点父辈的感觉。他听我说后,停顿片刻说:“你了解他在学校的情况,可是你了解现在吗?婚姻大事不能草率,应当私下去他所在单位调查下。”听了杨叔的话,我觉得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云朋的消息了!于是利用闲暇时,我和表嫂专程去了他家,他父母说,儿子在外面干木匠活。原本订婚的已经退婚了,目前家里也不知道又和我处对象了!听到这里,我才感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开始怨恨起来,觉得不该在同学面前玩这种不着调的把戏。而后的时间里,云朋依旧没有和我联系。

在一次我去双城县参加妇女代表会期间,利用下午讨论空闲,去云朋工作的北站物资局下属,一个企业准备找他,问个明白。此时正是厂子休息时间,我特意问了门卫老头,他回答厂子里没有这个人。并询问云朋是什么样子的人,我和他是啥关系?我回答是高中同学关系。老头似乎明白了,便说:“云朋在厂子里处对象了,长的很漂亮的。”我听后大吃一惊,心里升腾起怨恨,头脑思维到,云朋你真不是东西,家里的婚事刚退完,又和我搭上了。现在又牵扯出一个新的女友,真的是一石三鸟,有点太缺德,为何善于玩弄女性?这样一个轻浮男人,真应了父亲的话不靠谱。如果和他生活在一起,恐怕没有幸福而言,因为在感情上他不是专一的男人。而且我天生一副倔强脾气,既然来了,非得弄个明白。于是在厂子外面等待他的到来,大约下午一点半时,他来了。我看见他,主动迎上去。也许我的突然造访,令他很尴尬,原本很白的脸变的更加苍白。他低声说:“你怎么来了?”我回答:“开会顺路过来看看!”于是他马上说,这地方说话不方便,到我妹妹家,她家在附近,于是我跟随他到妹妹家。初见他妹妹很冷淡,没有说什么,而是躲避出去。我面对云朋,毫无保留的把听到话全部说出,而且很生气。并表态,同学一场,友谊到此结束,因为可恨的,是你玩弄了同学之间的真挚友情,十足的混蛋。他也晓得我嘴厉害,也知道自己理亏,没有任何狡辩。我们就是在这样三言两语中分道扬镳了!这就是我一次不光彩的初恋,谈不上爱情,因为从未亲密过,只是同学间的正常往来而已……

自从我和云朋分手后,我心里就很不平衡,觉得他欺骗了我。想想就很气愤,并产生了要报复的心态。来个你既然不仁,我就不义。索性写一纸匿名信,寄到他所在厂子,其实他也是临时工。揭发他乱搞男女关系。利用工作之便,偷木料。其实也不是诬陷他,这些都是他自己说的。信寄到厂子后,也不再过问,尾后怎么处理的也不知道。

半年时间,我调整自己的心态,平静下来,也成为村子的大龄女,也就是今天大家口中的剩女。大约一年后,表嫂告诉我,云朋因一封黑信,差点被厂子开除了!听后,我觉得应当有这个报应,做人他太不地道了!

而后两年里,我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成为村子里名副其实的老大姑娘了!有人开玩笑说,称我是囤底,意思就是剩余的,不好找对象的。也记不清是哪天,我走户搞计划生育,走到北边的表姑家,随便进去坐坐。当我一脚迈进二姑家门槛时,意外发现云朋在她家。他看见我的到来有些紧张,脸色还是煞白。很大方的先开口说:“来了?坐吧!”我冷淡的回答,还有事情,便转身就走。他跟随我默默送到门口,我俩无语。至于当时心情是啥滋味,很难说清,五味杂陈吧!反正都很尴尬,如果没有当初那一档事,也许我们见面还是同学友谊。而今却是冤家路窄。本该躲避的却遇见了……

之后我还清楚的记得,某年夏天,我从锦西伯父家回来,走在往家回的头屯毛道上,老远看见小道上有一个青年手拄锄头,脸朝东而立,站在毛道中间。我轻轻的走到这人身边,他竟然没有感觉。于是我说:“同志,借光我过去!”那人猛然回头,我们都楞住了!原来是云朋。他好似忘掉以前不愉快,很热情的说:“出门才回来?大热天,别走了,到家里吃完饭再回去。”我很冷淡的回答:谢谢!根本没有多说一句话,我真不想跟这样的人说话。于是昂然走过他的身边,一直往前走,没有回头。可是在这一瞬间,我看见他爱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个头不高,身材匀称。当我快步走到毛道尽头时,在拐弯处,才蓦然回首,看见云朋依旧站在那里。也许他的目光一直在目送我的背影,也就是在这一刻,多年的怨恨消失了!在我心中,一切属于过去,人生在世,磕磕碰碰也是自然的,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