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闻欣博客;欢迎东西南北中的朋友光临

关注民生,探讨三农、正直善良、平易近人、坦荡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是主业,文学是副业。业余喜爱散文,摄影,尤其善于编辑报告文学及人物通讯。关心民生,热爱三农。格言正直,善良,平易近人。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儿时苞米饼子  

2017-02-10 10:47:17|  分类: 浪漫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很小时,我随父母下放到黑龙江农村,当时家里有口老式黑铁锅,几次搬家,家人都没有将它遗弃。母亲对这口锅留恋不已,我们姐妹5人对它也怀有深切情感,因为它让我们姐妹时常,忆起少年时代常吃的“大饼子”。 

  “大饼子”现亦称锅贴,老年人都知道,那时的“大饼子”做工简单,锅底添些水并烧热或炝好锅放些蔬菜,将揉合好的玉米面贴在黑铁锅的边沿上,然后盖上锅盖,填火烧至闻到香味即或食用。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稀罕这东西,或许偶尔用来调节一下饮食结构、尝尝鲜,可在儿时,那可是我们姐妹成长中营养品哩。 

  在幼年时,正是长身体,对吃食充满渴望的时候。那时农村就清一色的种玉米,那阵子,粮食还相当紧张,据说城里市民购粮凭证定量供给。当时我没有上学,每天哄妹妹.每到午后,我都会感到饥饿会不时袭来,此时对食物的渴求和期盼也就愈加强烈。而我们家孩子又特别多,一个挨一个,生活十分拮据,吃的主食当时几乎离不开“大饼子”。可正是由于顿顿吃“大饼子”,又加背孩子没有力气,气得我曾和母亲叨咕:“咱家掉‘大饼子’锅里啦,怎么老也不改善伙食?”妹妹也曾多次吵着说要吃白面馒头。母亲无言以对,只是很无奈地看着我们。那时父亲在大庆上班,每月那点微薄的工资,仅够全家7口人糊口,不可能有多余的钱去买高价细粮。但当时我们根本不理解家里的难处,直埋怨母亲。为了尽可能地保证几个孩子多吃些饭、长好身体、做好体力活,母亲只能在精调细做上下功夫。一块块“大饼子”常被母亲细心地制好,里面放些糖精,或是掺些野菜,或是加少许白面等,花样繁多,渐渐地,母亲总能适时调剂出全家人最合口味的“大饼子”,我和妹妹非常爱吃母亲做的大饼子. 

  后来我们回到城里,却在也没有吃到母亲做的大饼子.虽然现在生活好了,每天吃的大米白面.可是却越来越想吃母亲那时做的“大饼子”了。也许儿时“大饼子”在我生活记忆中中,占据了重要位置。 

  人生的艰辛往往在回忆中是最令人怀念的。每次到农村,看到农民家里的老式黑铁锅,就会让我们时时想起母亲起早贪黑为我们做“大饼子”时的细节,想起那一块块配上多种“材料”加工成的香喷喷的“大饼子”时的滋味,此时会更加感悟今天的幸福生活,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