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闻欣博客;欢迎东西南北中的朋友光临

关注民生,探讨三农、正直善良、平易近人、坦荡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是主业,文学是副业。业余喜爱散文,摄影,尤其善于编辑报告文学及人物通讯。关心民生,热爱三农。格言正直,善良,平易近人。

网易考拉推荐

“清水衙门”里的生意经,“3分钱也不放过”  

2016-05-20 06:40:07|  分类: 纪实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水衙门”里的生意经

5月17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重庆市水利局党组织副书记、副局长、总工程师冀春楼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水利系统又一位官员应声落马,再次引发人们对“清水衙门”中腐败现象的关注。

“清水衙门”往往指那些行政权力不大,经手钱财少,难以捞到“油水”的部门。由于人们往往会觉得“清水衙门”出不了问题,因而平时更容易脱离监管者的视线。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梳理发现,只要为官者“贪心不死”,不管是否在“清水衙门”任职,都有可能在岗位上“雁过拔毛”。

水利系统

区供水公司总经理家里搜出上亿现金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水利项目投资力度的不断加大,一些腐败分子在“清水衙门”中看到了“甜头”。

据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不完全梳理,十八大以来,水利系统中落马的厅局级及其以上官员已有近十位,被处理的涉及腐败人员,不仅有部委官员,也有地方水利系统的领导干部。

2013年1月29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吕英明因严重违纪被纪检部门立案检查。他也被称作十八大后广东省第一个被“双规”的厅级干部。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1月至2012年5月间,吕英明在任省水利厅副厅长时滥用职权,违法批准某些企业的河道采砂许可证延期,导致西江河道被严重破坏、国家巨额的经济损失。

相信大家没有忘记马超群,曾任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副处级。2014年因涉嫌贪污被带走调查。

在反腐风暴中,副处级官员落马一般掀不起半点涟漪,但马超群不一样,纪检人员从他家里被搜出上亿元现金,37千克黄金,68套房产手续。

“自来水维护站”、“水质监测中心”“自来水公司驻点办公室”……据北戴河区政府一位干部介绍,马超群以官网建设费用等名义,打着这些旗号,向新建的楼盘开发商要房子,给几套房子就通水。

据新华社报道,河北省委领导表示,一个区的供水公司总经理,贪腐数额如此巨大,这样的贪腐行径就发生在群众身边,民怨沸腾,“不查不抓,天理不容”。

看来,贪污受贿及金额和职务高级不成正比,还得看人品和官品。

去年,河南省纪委通报了42起涉及水利的典型案例;湖北省荆门市人民检察院反贪部门开展查办水利系统贪污贿赂犯罪专项行动,也立案查处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3件13人。

另外,《江西省委关于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意见整改情况的通报》在针对“水利建设资金使用过程中,存在严重权钱交易、贪污贿赂等问题”中指出,2013年7月以来,江西省共查办水利系统违纪违法案件24件,结案13件,处分13人,严肃查办了金溪县原副县长徐俊、资溪县水利局原局长魏鲁义插手水利建设项目等问题。

据新华社2014年9月23日报道, 从“一把手”到普通干部都从水利工程中“渔利”,158人涉案,收缴违纪违法款7600余万元。近年来,江西省九江市纪委联合公安、检察等部门的“捕鱼行动”,“打捞”出以九江市水利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裴木春为首的水利系统腐败窝案。

如此庞大的一个贪官队伍,着实让人震惊。有分析指出,“十一五”以来,在水利领域的腐败问题较为频繁,且被处理的涉及腐败人员,从单个领导干部,到一般机关工作人员,甚至是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已然形成了自上而下的一条完整利益链。

地质机构

正、副站长设1.68亿元的“小金库”

地质实验测试机构被一些人认为是“清水衙门”。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注意到,只要“贪心不死”,在“清水衙门”中也能找到“大肥肉”。

广东省地质实验测试中心原副主任兼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验站原站长郭清宏、原副站长曹姝旻二人就找到了“大肥肉”。

今年年初,二人共涉嫌贪污600多万元在广州中院受审。已公开的纪检监察材料显示,郭清宏、曹姝旻是小官巨贪的典型,他们曾私设“小金库”金额高达1.68亿元,在被审计期间,为逃避调查,亲自参与和指使他人销毁“小金库”涉及的财务资料。

公开简历信息显示,郭清宏1966年出生于安徽省宁国县,博士研究生学历,高级工程师,2004年当选广东省政协委员,案发时任广东省地质局下属广东省地质实验测试中心副主任兼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站站长,是副处级干部。曹姝旻比郭清宏小三岁,出生于上海,也是博士学历,高级工程师,案发时任珠宝检测站副站长。

2014年11月,广东省监察厅派驻省国土厅监察室对郭清宏、曹姝旻违纪问题立案调查。2015年2月,两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据《羊城晚报》报道,二人涉案金额之大,在省直单位的下属机构中实属罕见,是“小官巨贪”的典型。

人大机关

手下违纪全国人大官员被约谈

在很多人看来,人大机关不直接批项目、不管资金,没有权力寻租和腐败的空间,是典型的“清水衙门”。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4月份报道,因所在部门干部违纪,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秘书局副局长张新民两次被中央纪委驻全国人大机关纪检组约谈。

“以前总觉得全国人大机关是‘清水衙门’,出不了‘问题’。没想到纪检组来了后,用身边人身边事‘颠覆’了这种认识。”说起约谈经历,张新民感触颇深。

然而,人大系统这个“清水衙门”的管理和监督却并不简单。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了解到,全国人大机关党员干部队伍大,省部级和局级干部人数多;既有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机关,又有常委会工作委员会,还有常委会办公厅各局室和直属事业单位,这三类机构运转模式各不相同,管理起来更加复杂;直接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立法权、监督权服务,同样面临着很大的廉政风险。

2014年1月,宜春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新余市原人大党组书记、人大主任周建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被“双规”后,周建华也曾在一份悔过书中提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有清白做官、干净做事的自我要求。”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调到地级市新余后,周建华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上述报道还称,周建华曾公开与新余市委书记李安泽抬杠唱反调,一是要求人大办公楼单独选址另建,此事因人大的几位副主任一致反对而流产;二是市委提名需提交人大通过的人选,若提名对象不去周建华那里汇报工作、联络感情的话,人大就会迟迟不研究表决通过。据了解,在周案中,由于被迫“烧香进贡”而受到处分的有10多人。

法院二审判决书显示,周建华近年来收钱的胃口非常大。最大一笔受贿款项来自新余市中创矿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付敏。付敏曾付170万元用于周建华为妻子梁某购买一栋别墅、150万元用于为前妻在上海购房。此外,付敏还前后给了350万和100万给周建华炒股,共计770万元。付敏甚至称,“后来我都不想送了,我给他的已经够多了。”

人防系统

调研员因审批“肥差”放弃晋升

提起“人民防空办公室”这个名字,不少人可能会感觉陌生,没有人会否认它的“清水衙门”身份。在河北省保定市,正是这样一个有点“冷僻”的单位,却曝出了令人震惊的集体腐败窝案,多名原任、现任领导,中层业务骨干和掌握实权的工作人员都深陷窝案之中。

今年2月1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冷衙门”的“生意经”》一文,披露了河北省保定市人防系统腐败窝案,自2014年7月以来,保定这一市级人防办,就有原党组书记、主任李铁柱等16人被查处,9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文章披露,李铁柱曾有过辉煌的过去:15岁当兵,18岁入党,20岁提干。1993年,还不满40岁的他就成为保定地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在组织的悉心栽培下,他原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就更大的事业。

然而自1996年调任“清水衙门”保定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以来,他颇感失落。

后来,根据省、市政府的部署安排,人防办承担起了负责收取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对民用建筑修建防空地下工程进行审批等职能。渐渐地,一些建设单位和开发商开始找上门来,曾经冷清的人防办变得热闹起来。

一些开发商找他办事后送现金,他都坦然接受,觉得不收白不收,在欲望的泥淖中越陷越深。

作为人防办主任,他经常违反议事规则,不仅在自己主持的会议上随心所欲作出决定,而且人防范围内所有事情,他都能一句话“摆平”。只要他打了招呼、下了指令,人防工程涉及的行政审批、质量验收等都会一路绿灯。

他还向组织交代,自己曾利用父亲去世、儿子结婚等婚丧喜庆事宜大肆敛财。

值得一提的是,人防办副调研员国惠仙,人防办的“老资格”,在人防办工作了30多年,绝大部分时间负责工程处(原工程科)的业务。她一直是人防办的“业务大拿”,专业素质过硬,曾多次被评为省、市级先进个人,所分管的处室连年被评为先进单位。

2006年5月,李铁柱应某地产公司总经理赵某请求,授意国惠仙在人防工程审批时对该公司××花园项目“予以照顾”。按照李铁柱的意见,市人防办为该项目的人防工程少批8500平方米,降级批建9840平方米。为感谢李铁柱的帮助,赵某送上一大笔现金和一套门脸房。

由于轮岗交流制度未落实,国惠仙任工程处处长近10年,提拔为副调研员后分管人防工程审批及验收工作长达15年之久。2010年,组织上考虑提拔国惠仙为正县级调研员,可她却怕职务变动后,调整工作分工,不再分管工程审批、质监、验收等工作,主动放弃了晋升机会。

“一个非主流的‘冷衙门’,由于领导干部信念动摇、贪欲膨胀,加之监管不力、制度建设相对滞后,竟摇身变为油水丰厚、炙手可热的“独立王国”,最终出现‘查处一案、挖出一窝、带出一串’的腐败‘破窗效应’,其中的教训,值得深刻反思。”上述文章指出。

动物园

不论多少一有机会就贪的副园长

与掌握巨额资金和重大审批权的部门相比,动物园可谓名副其实的“清水衙门”,但“动物园里也有贪官”,而且数额相当了得。

那么,这个“清水衙门”的贪官是怎么敛财的呢?观海解局(ID:guanhaijiejv)带你去了解北京的一位动物园副园长。

肖绍祥,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2014年7月因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北京市检二分院提起公诉。2014年8月20日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2005年4月至2012年6月间,肖绍祥利用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主管动物园基建、110千伏输变电站拆迁、草库拆迁等工作的职务便利,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陶然亭公园玉虹桥改建及休息游廊工程项目中,采取先向中标、施工单位全额或多支付工程款,要求上述单位开具发票入账,然后采取要求上述单位返还部分或多支付的工程款、指使下属以动物园职工宿舍厕所和小院的名义向拆迁公司索要补偿、出具虚假委托书、虚开发票等手段,将返还的工程款、拆迁公司申领的补偿款、拆迁方补偿给单位的拆迁补偿款、从公园领取的转账支票等款项存入其个人实际控制的北京田龙飞宇雕刻艺术品经营部账户,并将其中部分或全部侵吞,共计非法占有公共财物1400余万元。

2007年至2008年间,肖绍祥利用担任北京动物园副园长并主管该园基建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北京某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在承揽北京动物园基建工程方面提供帮助,并于2008年1月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尤某给予的10万元好处费。

此外,肖绍祥于案发前,其个人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其本人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部分共计800余万元。

在北京动物园兽舍改造工程等六个招投标项目中,涉嫌侵吞1005万元。在草库拆迁工作中,将200万据为己有。利用担任北京市陶然亭公园管理处园长的职务便利,在公园玉虹桥改建项目中,将工程款137.3万元侵吞。侵吞陶然亭公园职工风筝节奖金12850元。

看出来了吧,贪污不论多少,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他可以收受园内基建施工单位的七位数回扣,也会用假发票多领取1万多元的职工风筝节奖金。

检察官在庭后说,肖绍祥是处级领导,此案属于典型的“小官巨腐”。动物园账目管理混乱,通过基建科和财务科的工作人员证言可以看出,他们很多人都知道肖绍祥一直违反财务制度,但不清楚钱被肖绍祥个人侵吞了。

近几年里,中纪委官网和《中国纪检监察报》已多次发文警示人防、信访、气象、农林牧副渔等领域“冷水衙门”腐败现象,而环保、统计等系统的腐败也曾被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称从“清水衙门”变为“油水衙门”。

农技站

站长“3分钱也不放过”

根据公众以往的认知,农技站无疑也属于“清水衙门”,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部门。

重庆市永川区农机补贴腐败案,却揭露出惊人的腐败黑幕:一张常用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推广站先提1毛8分,站长再拿3分,剩下的4分留给骗取补贴的合谋企业。调查显示:从2009年开始,永川区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名企业老板共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

2011年重庆检察机关挖出农机补助领域职务犯罪案39件61人,涉案金额有3396万余元。

为了强农、惠农、富农,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补贴力度。一些农机主管部门负责人勾结商家,编造虚假购机信息“打劫”补贴,让国家巨额投入“打水漂”。

农机具大到插秧机,小到秧盘,都能被贪出花样。

从2009年开始,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和一家塑料包装厂负责人郭富银共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骗得补助后,该农技站、站长、商家三方按比例分成。

永川区检察院侦查查明,周忠友等人还利用各省农机补助政策的差异牟利。如一款常见的四行插秧机,每台市场售价2万余元,在重庆可补贴85%,实际售价3000余元;在江苏只补贴30%,实际售价14000余元。

周忠友等人以“本地价”搞到20台该款插秧机,伪造水稻机械插秧跨区作业协议,以每台7200元的价格倒卖到江苏,赚8万余元,导致国家农机补贴资金损失36.8万元。经永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周忠友、凌玲、郭富银分别被法院一审判处2年至16年不等有期徒刑。

据新华社报道,重庆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说,申请农机补贴时,一般要农户和政府部门签购置协议,并由经销商出具发票。一些农机主管部门简化程序,规定只要经销商提供购机农户的身份证、人机合一照片和机器代码,就能网上申报补贴。农机主管部门审核后,出具结算确认清单,商家就能到财政部门结算补贴金了。这给农机主管部门和商家联手造假以可乘之机。

检察官表示,“农机腐败”现象中,单位犯罪也比较突出,个人的贪污、受贿常常借单位收回扣作掩饰,形成了农机生产商、经销商、农机管理部门、部门负责人共同窃取农机补贴款的利益链。

------------------
不计炎凉看世事,扫除凡俗心平和。得失成败无瑕顾,留与秋风说短长。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