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闻欣博客;欢迎东西南北中的朋友光临

关注民生,探讨三农、正直善良、平易近人、坦荡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是主业,文学是副业。业余喜爱散文,摄影,尤其善于编辑报告文学及人物通讯。关心民生,热爱三农。格言正直,善良,平易近人。

网易考拉推荐

跳的是钢管,握的是尊严  

2016-12-19 09:35:08|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钢管舞国家队”在国际钢管舞锦标赛中因主办方未悬挂中国国旗而退赛一事登上网络头条,这支特殊的队伍再一次进入大家视线,网友多为队员的举动点赞,相比以往,这一次的质疑和谩骂声少了许多。在领队袁标看来,原因不仅仅是他们“保卫国旗”,更多的则是公众对钢管舞这项运动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提高了。12月16日一大早,“钢管舞国家队”弃赛后归国后,接受了北京晨报记者专访。

震惊 场地没挂国旗只能弃赛

12月9日,“钢管舞国家队”5名队员和领队抵达意大利佛罗伦萨,准备参加首届国际钢管舞锦标赛。但赛前他们发现,道路两旁悬挂的各个参赛国国旗中,没有见到熟悉的五星红旗。领队袁标立即向国际钢管舞运动协会发信提出质疑,主席戴维德的解释是“旗杆坏了”,并承诺会在半决赛前解决问题。

袁标向记者透露,比赛前有入场仪式,类似奥运会开幕仪式,“组委会为每个国家的代表队都准备了旗杆,唯独没有给我们准备”。情急之下,袁标跑出场外捡了两根干树枝,“虽然有点‘寒酸’,但我们当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强忍着怒火,担心情绪不好影响比赛”。

但令袁标万万没想到的是,半决赛结束后,队员们仍没见到五星红旗。主办方负责人戴维德以“并不是所有参赛国的国旗都被悬挂”作为解释。“这很明显是借口,因为除了中国,别的国家的国旗都在”。几次沟通无效,袁标和队员们作出了一个决定——弃赛。

回国后,袁标多次通过短信与戴维德沟通国旗一事,但对方始终不认为这是个“错误”,也没有道歉,解释“国旗只是装饰”。12月15日,北京晨报记者也通过邮件发函本次锦标赛负责人戴维德,希望他对国旗事件予以解释。但截至发稿,记者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火气 这是对我们的不尊重

12月16日早晨6点多,袁标和队员们回到北京,在首都国际机场,北京晨报记者见到了略显疲惫的他们。“退赛是大家的集体决定。”他指了指坐在对面的四位姑娘说,“投入了时间和精力,没比赛就回来了。”话音未落,队员陈丹丹说话了,“多少觉得有些遗憾,但绝对不后悔。”

陈丹丹在今年9月举行的2016世界钢管舞锦标赛决赛中取得第五名的成绩,也算是一名有过多次国际大赛经验的老队员了。“每次一比赛,我得先放下工作,集训几个星期甚至一两个月,不仅没法挣钱了,开销反而更大了。出国的机票、住宿和其他费用,大部分都是自己出,比如这几天出去,一下两三万元就没了。”陈丹丹说,“这钱都是平时省吃俭用攒的。”

但聊起前几天的国旗事件,陈丹丹显得有些激动,“确实生气,半决赛时压着火气,心想他们会给解决。但直到我们弃赛离开也没解决,挺失望的,这是对我们的不尊重。”“你们谁提出的要弃赛?”记者问。“谁第一个说的忘了,但决定是一起作出的,大家没有分歧”。

无奈 “国家队”头衔多年受质疑

说起这支“国家队”,实际上,他们未被国内任何组织和单位收编,且长久以来,不少人对他们自诩的“国家队”称谓表示质疑,甚至直接谩骂。“低俗下流”、“涉黄”等印象,让钢管舞成为不少人心中一种色情的表演形式。

“2012年,我们第一次组队参加世界钢管舞锦标赛,自称是‘中国代表队’,媒体们说着说着就成了‘国家队’,但是中国确实只有我们一支队伍得到国际钢管舞运动协会授权,且队员们也是全国锦标赛上选拔出来的佼佼者。所以说是‘国家队’也没什么不对。”袁标说,“国家队”让人们把他们和奥运会运动项目相提并论,谴责和质疑声也越来越大。不少人认为他们用这个头衔炒作,甚至“玷污”了这个名号。

“但我们并没拿这个来说事儿,也没有用来赚钱。”袁标在2013年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也想进行正规注册,但是中国舞蹈协会和中国体育舞蹈协会都没有让钢管舞列入“管辖范围”,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也不承认管辖。袁标说,“无所谓了,国际比赛继续参加。”

囧态 遭父母反对曾被反锁在家

说起最初是如何接触钢管舞的,她们的共同点都是起初遭到了家里的强烈反对。

“我爸妈为了不让我去天津学习,还把我反锁在家。”陈丹丹老家在江西,为了去天津培训,她和家里“闹掰”。“和她们几个比,我属于力量型选手,性格也这样。后来拗不过我,我爸同意叫我学,但还是不放心,亲自把我送到学校”。两年后,陈丹丹不仅可以凭借这“一技之长”担任钢管舞教练,还开始涉足各种国内外比赛。再提到家里时,她眼泪快要出来了,“2015年在天津比赛,我外公、外婆、舅舅全都跑来看,给我加油”。

2012年第一批参加世界钢管舞锦标赛的队员宋瑶,现在已是元老,也是集训教练。“过去学习钢管舞多是学成后做教练,收入和白领差不多。竞技钢管舞动作复杂,手擦出茧、腿磨破皮是常事儿”。

和其他人不同,今年第一次出国参赛的王洁儿家中富裕,并不需要为了钱发愁。但为了能学习钢管舞,她和家里争吵,“现在我爸妈其实也逐渐理解和支持我,我哥会把我训练比赛的情况都告诉他们。这次弃赛,我哥还说我‘挺懂事儿’。”

欣慰

骂我们的越来越少了

袁标说,队伍成立以来,就一直站在风口浪尖,前年他们把钢管舞编排成舞台剧,想在剧院演出却屡次遭拒,“人们说这东西登不了大雅之堂,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剧院合作,800人的剧场只卖出五分之一的票,刚够租金。”这个结果让他苦笑了一下,“境遇就是这样,也许让钢管舞成为大家广泛接受的健身项目还早,我们有这个心理准备。”

去年冬天,钢管舞队员身穿比基尼在雪地里的表演引发网络热议,网友称其“跳艳舞”、“炒作不要命”。而这次因为弃赛“火”起来,袁标自己也没想到,“大家夸得多、骂得少,可能因为这事儿关乎国家尊严,大家和我们站在一起吧。实际上,也和这几年大家对钢管舞尤其是竞技钢管舞的认识和接受度提高有关。”

“我们每年出去比赛都有媒体报道,虽然仍有网友觉得我们不正经,骂我们,但一年比一年少了,反而国内选拔赛每年新增不少人来参加”。关于这次登上舆论热点,袁标解释,出发前和国内媒体联系好直播,但因弃赛没法进行,这件事儿传回国内,引起了热议。队里拿过世界钢管舞锦标赛男单冠军的柯宏在网上对此表达不满,引发网友点赞。

记者手记

请摘下有色眼镜

很多人一听到“钢管舞”的字眼,就联想到夜总会、酒吧等场所,在这些人眼中,这无疑是有伤风化和低俗的。实际上,只能怪这些人的思想和观念太保守、太落伍,如今,钢管舞已与瑜伽、肚皮舞等一样走入寻常健身房。采访中,姑娘们也多次强调,“这是竞技钢管舞,与人们想象中的酒吧表演是两码事儿”。曾几何时,肚皮舞、探戈等也被人们羞于挂齿,但如今也成为都市白领热衷的健身休闲项目。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