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闻欣博客;欢迎东西南北中的朋友光临

关注民生,探讨三农、正直善良、平易近人、坦荡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新闻是主业,文学是副业。业余喜爱散文,摄影,尤其善于编辑报告文学及人物通讯。关心民生,热爱三农。格言正直,善良,平易近人。

网易考拉推荐

了解了事件背后的真相时,只有一声叹息。  

2015-09-05 06:47:43|  分类: 纪实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上的一篇文章是这样写的:

草原小姐妹龙梅和玉荣的画册小时候不知看过多少遍,那时觉得她们为了保卫公家财产,真是了不起。然而,几十年后,当我了解了事件背后的真相时,我只有一声叹息。

当年的报纸是这样报导的:1964年2月9日早晨,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草原上飘着雪花,11岁的龙梅和9岁的玉荣代父出门放牧。快到中午,天气突变。西北风卷起大雪漫天狂舞。羊群顺着风拚命逃窜,姐妹俩拦堵不住,只好跟着羊群奔跑,越跑越远。因极度疲乏,姐妹俩在冰天雪地里睡着了。深夜,龙梅冻醒一看,羊群、妹妹都不见了。她爬起来,一路走一路喊,走了两三里,才找到玉荣和羊群。姐妹俩跟着羊群继续前进。同风雪搏斗了一天一夜,已走出了70多里。

第二天拂晓,她们离白云鄂博车站不远了。这时玉荣丢了一只毡靴,光着左脚。姐姐刚要脱下自己的毡靴给她穿上,玉荣却颤抖着催促:“羊又走远啦,我在这儿等着,你快去拦羊呀。”这时龙梅也快冻僵了,她挣扎着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往车站方向走去。

在白云鄂博火车站,出来迎接客车的扳道员王福臣,看见了龙梅连忙把她带进板道房,用雪替她搓揉两只冻僵的手。龙梅渐渐暖和一些,断断续续吐几个字来:“我的妹妹,在石坡下,噎没靴子了……”张仁贞立即电话通知值班员,接着铁路职工们便四处去寻找孩子。张仁贞、王振山越过两座雪坡,在离乱石坡不远处发现了俯伏在雪地里的小玉荣。两人急忙轮换背着玉荣跑回车站。接着她俩又被送到矿区医院急救。

经过一场抢救,两人终于醒了。龙梅立即问矿区党委书记:“我的羊还在不在?”书记回答说:“羊没事,你放心吧!”

此后龙梅和玉荣被誉为“草原英雄小姐妹”,她们的故事不仅在各类报导、小学课本中时常见到,而且还被编成了京剧、舞剧、动画片等。她们的人生也随即发生了改变,目前龙梅是内蒙古包头市东河区政协主席,玉荣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秘书长。

不过,事实的真相并非如报导中所叙述的那样。事实上,龙梅、玉荣的父亲那天跑去喝酒,把羊交给了两个小孩,才造成了孩子被冻残的悲剧。

而事隔多年后,在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蒙古写意》一书中还原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发现并营救龙梅和玉容的不是别人,正是牧民哈斯朝禄(原来是文化人,在那个年代成了“管制分子”)和儿子那仁满都拉。当时被救过来的龙梅还说了一些感激的话。可以说,如果姐妹俩没有遇上哈斯朝禄,那么生命能否保全都是个未知数。

然而,由于哈斯朝禄属于“管制分子”,在报导时就将目睹了这一切的铁道工人王福臣作为解救小姐妹的功臣,而哈斯朝禄则是将功折罪,建议不见报不表扬。但是,随著文人的臆想,艺术化的草原小姐妹的故事融入了阶级斗争的内涵,哈斯朝禄从一般“管制分子”升格为舞台上的“偷羊者”、“杀人未遂”、“反动牧主白音”了(白音,蒙语地主、富农、老板),而英雄人物当然是姐妹俩了。

在文革中,哈斯朝禄为此被关进了监狱。龙梅甚至还在万人批斗大会上指控她的救命恩人,玉荣却觉得这

样做愧对良心而选择了沉默。而当时的知情人士都怕被打成反革命而不敢说出实情。

直到1984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宣传部、区团委才下文将哈斯朝禄确认为抢救小姐妹第一人,并将所有强加于他身上的不实之词全部去掉,建议奖励、表彰。

这样颠倒黑白、诬陷好人的例子又岂止这一起呢?!


文章来源:看中国 

------------------
不计炎凉看世事,扫除凡俗心平和。得失成败无瑕顾,留与秋风说短长。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